内蒙古自治区建筑业协会~
咨询电话: 0471-6294117 返回旧版
答会员问:建设工程价款债权的,优先受偿权是否随之转让?
发布日期:2021-09-02 15:33:11
发布人:内蒙古自治区建筑业协会
浏览次数:0

法律服务中心解答

优先受偿权转让是指承包人将建设工程价款债权转让给第三人的,所对应优先受偿权一并转让。

建设工程价款作为债权,其转让应符合一般债权转让规则约束,适用的主要法律依据为《民法典》第547条的规定:“债权人转让债权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是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 实践中,对建设工程价款债权的可转让性并无争议。如山东高院(2016)鲁民终586号载明,债权转让不以转让双方是否存在借款等对等交易关系为条件,现行法律亦不禁止欠付工程款的债权转让,本案债权在转让前已因承包人部分履行合同形成,债权数额也应是确定的,因此承包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债权转让协议为有效协议,发包人主张在没有欠款基础上进行的债权转让法律上不成立,其与承包人债权债务不确定,债权转让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法律规定方面,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否属于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该权利是否专属于债权人自身,是否随工程价款一并转让,法律和最高院的司法解释没有进行明确。导致在实践中建设工程价款转让后,其优先受偿权是否一并转让存在争议。

有观点认为现有的法律体制下不能确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具有人身专属性。优先受偿权作为工程价款的从权利,工程款债权转让给他人的,优先受偿权应随之转让。“建设工程债权转让后,受让人也应享有优先受偿权。建设工程承包人转让其在施工中形成的债权,受让人基于债权的转让而取得工程款债权,因而其应当享有该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法定优先权属于担保物权,具有一定的追及效力,其功能是担保工程款优先支付,该权利依附于所担保的工程而存在,即使被担保的工程发生转让,也不影响承包人优先受偿权的行使。司法实践中,有判例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可随建设工程价款一并转让。如最高院(2007)民一终字第10号认为,建设工程款具有优先受偿性质,债权受让人基于受让债权取得此项权利。鉴于该项建设工程目前尚未全部竣工,《施工合同》因发包人拖欠工程款等原因而迟延履行,受让人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应从解除合同时起算。此前受让人已提起诉讼,故不应认定其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已超过6个月。受让人在合同解除前已提起诉讼,符合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故受让人对涉案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部分地方法院明确优先受偿权可以随建设工程价款转让。其中,广东高院《2011意见》第15条规定:“承包人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款债权依法转让,债权受让方主张其对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可予支持。承包人在转让工程款债权前与发包人约定排除优先受偿权的,该约定对承包人以外的实际施工人不具有约束力。”江苏高院对此问题作出过三次意见,内容一致。

有观点认为,建设工程价款转让的,优先受偿权不随之转让。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其本质是一种基于建设工程的特殊性,通过专设法条的方式保护承包人的特殊权利,具有专属性。根据《民法典》第547条的规定,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债权不能转让。因此建设工程价款受让人无法取得专属于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个别地方法院明确优先受偿权不可随建设工程价款转让。河北高院《指南》第37条的规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与建设工程价款请求权具有人身依附性,承包人将建设工程债权转让,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让权消灭。深圳中院《意见》第31条规定,承包人将其对发包人的工程款债券转让给第三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能随之转让。司法实践中,有判例认为工程款优先受偿权不随债权转让。如大连中院(2015)大民三终字第642号认为,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只有实际施工人享有,原告是受让施工人的债权,故不享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建筑业协会 | 蒙ICP备18003691号-1 |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104号|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永光巷28号 | 邮编:010020 | 技术支持@行信通
联系电话:04716294117